[孟浩然之广陵]孟浩然《与诸子登岘山》古诗原文

发布时间:2021-01-22 点击:

  古诗《与诸子登岘山》

  年代:唐

  作者孟浩然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作品赏析

  又题"与诸子登岘首"

  【注解】:

  1、代谢:交替,轮换。

  2、胜迹:指上述堕泪碑。

  3、鱼梁:鱼梁洲,其地也在襄阳。

  【韵译】:

  人间世事不停地交替变换,

  一代接一代永远今来古往。

  江山保留着历代有名胜迹,

  而今我们又重新登临观赏。

  冬末水位降低了渔塘很浅,

  天寒云梦泽更加深湛浩荡。

  羊祜堕泪碑依然巍峨矗立,

  读罢碑文泪沾襟无限感伤。

  【评析】:

  诗意在吊古感今,开首二句揭题。第三句的“江山胜迹”照应“人事代谢”;第

  四句的“我辈登临”照应“往来古今”极为粘合;五、六两句写登临所见;最后二句

  扣实,真有“千里来龙,到此结穴”之妙。

  诗的前半具有一定的哲理性,后半描写景物,富有形象,充满激情。语言通俗易

  懂,感情真挚动人。

  这是一首吊古伤今的诗。所谓吊古,是凭吊岘首山的羊公碑。据《晋书·羊祜传》,羊祜镇荆襄时,常到此山置酒言咏。有一次,他对同游者喟然叹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使人悲伤!”羊祜生前有政绩,死后,襄阳百姓于岘山建碑立庙,“岁时飨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作者登上岘首山,见到羊公碑,自然会想到羊祜。由吊古而伤今,不由感叹起自己的身世来。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是一个平凡的真理。大至朝代更替,小至一家兴衰,以及人们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人事总是在不停止地变化着,有谁没有感觉到呢?寒来暑往,春去秋来,时光也在不停止地流逝着,这又有谁没有感觉到呢?首联凭空落笔,似不着题,却引出了作者的浩瀚心事。

  第二联紧承第一联。“江山留胜迹”是承“古”字,“我辈复登临”是承“今”字。作者的伤感情绪,便是来自今日的登临。

  第三联写登山所见。“浅”指水,由于“水落”,鱼梁洲更多地呈露出水面,故称“浅”;“深”指梦泽,辽阔的云梦泽,一望无际,令人感到深远。登山远望,水落石出,草木凋零,一片萧条景象。作者抓住了当时当地所特有的景物,提炼出来,既能表现出时序为严冬,又烘托了作者心情的伤感。

  “羊公碑尚在”,一个“尚”字,十分有力,它包含了复杂的内容。羊祜镇守襄阳,是在晋初,而孟浩然写这首诗却在盛唐,中隔四百余年,朝代的更替,人事的变迁,是多么巨大!然而羊公碑却还屹立在岘首山上,令人敬仰。与此同时,又包含了作者伤感的情绪。四百多年前的羊祜,为国(指晋)效力,也为人民做了一些好事,是以名垂千古,与山俱传;想到自己至今仍为“布衣”,无所作为,死后难免湮没无闻,这和“尚在”的羊公碑,两相对比,令人伤感,因之,就不免“读罢泪沾襟”了。

  这首诗前两联具有一定的哲理性,后两联既描绘了景物,富有形象,又饱含了作者的激情,这就使得它成为诗人之诗而不是哲人之诗。同时,语言通俗易懂,感情真挚动人,以平淡深远见长。清沈德潜评孟浩然诗,“从静悟中得之,故语淡而味终不薄。”这首诗的确有如此情趣。

  古诗《临洞庭上张丞相》

  年代:唐

  作者孟浩然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作品赏析

  【注解】:

  1、张丞相:指张九龄。

  2、涵虚:包含天空,指天倒映在水中。

  3、混太清:与天混成一体。

  4、云梦泽:古时云泽和梦泽指湖北南部,湖南北部一代低洼地区。

  5、济:渡。

  6、端居:安居。

  【韵译】:

  八月洞庭湖水盛涨浩渺无边,

  水天含混迷迷??接连太空。

  云梦二泽水气蒸腾白白茫茫,

  波涛汹涌似乎把岳阳城撼动。

  我想渡水苦于找不到船与桨,

  圣明时代闲居委实羞愧难容。

  闲坐观看别人辛勤临河垂钓,

  只能白白羡慕别人得鱼成功。

  【评析】:

  这是一首“干禄”诗。所谓“干禄”,即是向达官贵人呈献诗文,以求引荐录

  用。玄宗开元二十一年(733),张九龄为丞相,作者西游长安,以此诗献之,以

  求录用。诗前半泛写洞庭波澜壮阔,景色宏大,象征开元的清明政治。后半即景生

  情,抒发个人进身无路,闲居无聊的苦衷,表达了急于用世的决心。全诗颂对方,而

  不过分;乞录用,而不自贬,不亢不卑,十分得体。

 

[孟浩然之广陵]孟浩然《与诸子登岘山》古诗原文

https://m.tjxdjx.cn/gushi/145851/

精彩图片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