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老人看的搞笑小品]搞笑小品《赡养老人》

发布时间:2021-10-16 点击:

  中国从古至今讲究尊老爱幼,所以我国从法律和道德对人民做出要求必须赡养每一位老人,实在没有赡养人的就由政府出面予以赡养,是指公民对应负有赡养义务的老年人在经济上提供必需的生活用品和费用,并在生活上和精神上关心、扶助和照料老年人的行为。

搞笑小品《赡养老人》

  彭必:(快速而焦急地出场)钱晓,钱晓,你在那里?

  钱晓:(内传应声)唉,我在这里。

  彭必:(独白)我的老公啊,和我们家里的宠物狗一样招人稀罕。我只要一

  招呼,他就马上到了。让我先审查审查他,看他赶什么呢?

  钱晓:(拎着中药包上场)彭必——

  彭必:小钱——

  (欲拥抱又止)

  彭必:晓钱,你在做什么?

  钱晓:(敬礼)报告家庭首长,属下正在执行一项重要任务。

  彭必:(傲慢地)具体内容?

  钱晓:(抬手示意)送药——

  彭必:接收人?

  钱晓:钱俭——

  彭必:她?她的听力听说还是恢复了,就是发音还有点问题?

  钱晓:是的,前期的针灸,再加上现在的服用中药,效果还是不错的——专

  家说,她如果遇见一个非常激动的喜事,她的发音就可以完全恢复正

  常了。

  彭必:她现在能有什么能够刺激她的喜事呢?爹在住院,她在治疗——咱们

  俩的喜事与她也没有什么关系——

  钱晓:那怎么没有关系呢?她也是我爹的女儿啊——

  彭必;你是生,她是养,你是男,她是女——

  钱晓;那不都一样吗?

  彭必: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啊——比如本首长今天要例行公事——

  钱晓;(无奈)检查?

  彭必:对啊,你说说,检查者与被检查者能一样吗?

  钱晓:是啊,不一样——

  彭必:对了,那你就执行命令吧——

  钱晓;(敬礼)是,坚决执行首长命令——

  彭必:把你兜里的东西全部掏出来——

  钱晓:(把衣裤兜全翻过来)报告首长,仅有两元人民币隐藏在里面,现已

  缉拿归案,请指示——

  彭必:(怀疑地)小钱,真是小钱,你有没有跑、滴、漏、冒的现象啊?

  钱晓:没,没有啊——工资卡不已经交公了吗?

  彭必:今天重点是检查卡外的部分——象补贴啦,奖金啦,加班费啦……

  钱晓:绝对,绝对没有——

  彭必:男人吗——一定要学会懂得规矩,千万不能冒犯错误的风险创建小金

  库,积蓄私房钱,不然哪,家庭个体法院随时随地会向你送达传票—

  —

  钱晓:唔!男人有点小金库和私房钱也没有什么坏处——助人为乐不需要请

  示,给四川汶川地震捐款不需要审批——还方便,快捷——

  彭必:那可不对,那也是咱们俩的共同财产啊——男人创建小金库,腐败刚

  刚软着陆,思想下滑不进步,一颗红心分两处,从此家庭争端起,严

  肃纪律难约束,整天就把麻将打,喝完大酒家里吐,红灯黄灯都敢

  闯,婚前承诺不算数,没事挺个将军肚,硬充尊贵迈方步——

  钱晓:啊呀呀呀呀呀——

  彭必:男人积蓄私房钱,统一收支全玩完,有钱四处装大款,弄个小娉尝尝

  鲜,工作从此不爱干,业务今后不专研,整天无事逛饭店,洗浴桑拿

  没个完——

  钱晓;男人——难为人啊,得得得,我可要走了——

  彭必:(拦住)你爹的出院费用还没有交呢——

  钱晓:(拍脑袋)啊,早知道我就直接送钱去了,可钱都给她了——

  彭必: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给她了?她是谁?

  钱晓:(着急地)她,她,她——

  彭必:哎呀我的妈呀,这么多个“她”啊,快说,第一个“她”是谁?第二

  个“她”啥模样?第三个“她”多大年纪,第四个“她”——

  钱晓:不不不,她是咱家的——

  彭必:你在什么时候把她她她变为家里常住人口了?(拽钱晓)你个没良心

  的,整天上班,整天上班,现在我看到了,你是上了婚外恋、包二

  奶、一夜情的速成班——

  钱晓:她是妹妹——

  彭必:不弄个年轻的妹妹,那你还弄个老太婆啊——

  钱晓:不,就是妹妹——

  彭必:你看看,人家还弄个妹妹——社会上说,先叫姐,后叫妹,零零拉拉

  叫媳妇——你往媳妇的方向再版走一步,就叫媳妇了——

  钱晓:她是钱俭——

  彭必:(捂嘴)啊——

  钱晓:(生气地)对——

  彭必:(也生气地)她有什么了不起的,她也不是你自己的亲妹妹——她是

  你爹的养女——

  钱晓:那不正是我的妹妹吗?

  彭必:那叫养妹,养妹就是你包养的妹妹——

  钱晓:你再版胡说八道,我就打你了——

  彭必:给你打,给你打——你这个天字号的大傻瓜。你知道吗?我一生最大

  的痛苦是自己的钱被别人花了,最大的委屈是花你的钱人却不知道是

  你的钱——(抢药包摔地上)你呀,日子真没法过了——

  钱晓:(看地上)你看看,把药都弄撒了——

  彭必:撒了也活该——人家三陪小姐搞三陪,还有赔有赚呢,有支出,有收

  入,可是你就知道搞送温暖活动——

  钱晓:我搞送温暖——

  彭必:一药物,二送钱,三送——

  钱晓:送什么?

  彭必:送情缘呗——(唱)我和你有缘啊,我和你有份——

  钱晓:唉唉唉,你别唱了,不就送几次药吗?

  彭必:你知道那是什么药吗?

  钱晓:啥药?

  彭必:催情药呗——

  钱晓:啊?

  彭必:你爹给你捡了一个好妹妹,你帮她治好病,她给你生情——一夜治好

  的,叫一夜情,多次治好的,就叫多情。刚才我不把这包药给你撒

  了,说不定还能催出情种万般呢?

  钱晓;那我们还是啥关系了?

  彭必:情人关系呗(唱)你是我的情人,象玫瑰花一样的女人——

  钱晓:啥情人,是亲人——

  彭必:对呀,由情人一点一点一点地接近了亲人,没准也许还能来个(亲

  吻)香吻呢——

  钱晓:你就在这里狗戴嚼子胡勒吧——

  彭必:(低头捡起字条并念)补发工资条——钱晓——五千五百元整。(指

  字条)这是什么?

  钱晓:补发工资条——不不不是——

  彭必:钱你一点也没有留?哪怕留下十元钱呢?就剩下两元?

  钱晓:没,没,没——

  彭必:没什么,全都没了,我呀,跟你过日子算是倒八辈子霉了——钱没了

  不算,还让人家弄个神魂颠倒——

  钱晓:钱俭,是我爹在垃圾箱里面捡回的聋哑孩子,整个社会都理解她,支

  持她,更何况我们——

  彭必:我们还没有支持她?又是送药,又是给钱,我还能给丈夫吗?

  钱晓:你看,她来咱们家里,爹也得她的济了——爹有病症住医院,她打出

  租又陪伴,爹说天热她摇扇,爹说饿了她喂饭——

  彭必:对对对,她是大孝子——看见老人有钱就乐的子女——我听人家说,

  她还有权力分遗产呢——

  钱晓:老人还健在呢,你就想到了继承的事了,你也太超前了——

  彭必:你不知道一个名人说过吗:上帝死了,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钱晓:那能发生什么呢?

  彭必:原来你家就你一个,现在天上掉下来一个林妹妹,再要掉下来两个,

  三个——老人的遗产,就象菜板上的肉馅——越刴越碎。

  钱晓:咱们就别惦念老人的那一点什么遗产了——

  彭必:我伺候爹了,我就应该得到爹的遗产,这些,我都问律师了——

  钱晓:我在法律培训班上老师已经对我们说过:尽义务与继承遗产还不是完

  全一回事。遗产不一定得到,但是义务必须履行。

  彭必:啥叫义务,义务就是你们那些大老爷们瞎装,乱讲义气所带来的社会

  后果事务。

  钱晓:你可不在那里瞎掰扯了,等钱俭能说话了,咱们再——

  彭必:对啊,她能说话了,就不用比比划划的了——她们当着众人的面,会

  娇声娇气地对你叫声:小钱哥哥——对你爹叫声:爹爹——

  钱晓:她叫爹也是正常——

  彭必:对呀,我的公公,就是“公爹”——公共的爹,大家的爹。哼,大家

  的爹就应该大家管啊,凭什么就我一家承包了呢?土地承包还有下一

  轮呢?可伺候爹的事——一直没有期限。

  钱晓;给老人尽赡养义务,不是农村的土地承包和城市职工工龄买断——一

  次性多少年就完事了。你总是这样想,你还叫彭必败呢,你就叫碰壁

  了。

  彭必:我在这个家里还能不碰壁,还能叫棚壁生辉?

  钱晓:尽义务,别攀比,大家有劲共同使,尊老爱幼新风尚,赡养老人牢牢

  记,一日三餐粗淡细,外出要避风和雨,勤换衣服,勤清洗,定期检

  查保身体,没事常来唠唠嗑,有事不能离开你——

  彭必:老人的啥事我都参加啊?

  钱晓:对——

  彭必:那,爹上厕所他经常忘记而又不可缺少的的东西——

  钱晓:送手纸——

  彭必:(捂嘴)啊,妈呀,哪有儿媳给公公送手纸的呀——

  钱晓:我得走了——

  彭必;等等——爹来了——

  钱有:(上场独白)早年国外赚点钱,不敢声张只能瞒,可惜老妻早逝去,

  一人生活不方便,老来寂寞又想伴,身体康复刚出院,儿女各个都

  孝顺,可我落户要去哪?

  钱晓:爹,回来了——

  钱有:钱俭还没有回来吗?

  钱晓:没有——

  彭必:谁知道她又到哪里去做残疾人标本去了呢?

  钱晓:你别说话了——

  彭必:会说话的不让说,不能说话的却鼓捣着去说话——真是差距不小啊。钱晓:什么,什么——彭必:这些年来,我容易吗?二十余载脸熬黄,酸甜

  苦辣全品尝,起早贪黑日日忙,又当爹来由当娘——

  钱晓:什么,什么,我们这个家你来当娘——

  彭必:(捂脸)哦——

  钱有:(独白)一心一意度晚年,不想家中起波澜,我养谁来谁养我,争争

  吵吵不离钱,做老人,要会当,自我调整要松绑,儿女仍要挂心

  上,财产处理要得当——(咳嗽并掏兜,纸条落下)——

  钱晓:(搀扶)爹——

  彭必:(捡纸条念)收据——公证处收据——爹,公证?难道我爹有钱?钱

  有——有钱,有钱——钱有——(有所思)怪不的国家说他们是宝

  贵财富呢,如果真是……我要做好掏金挖宝的准备——

  钱晓;你准备什么?

  彭必:车——

  钱晓:你准备车做什么?

  彭必:接财宝——

  钱晓:接财宝?人家过年接财神,你要接财宝?

  彭必:接财神目的也是接财宝,我这样做比别人少走弯路了,直接就接财宝

  了。

  钱晓:财宝?哪里的财宝?

  彭必:你爹——

  钱晓:我爹——财宝,财宝——我爹?

  彭必:对呀,你说说,这个社会太斑斓,这个世界真浪漫——姓王的不是

  王,姓钱的却就是有钱——

  钱俭:(与公证员上场并比划着)

  公证员:大家好。我们根据钱有老先生的请求,现在宣布:钱有先生现有商

  服楼房两处,各自150平方米,银行户头存款80万元——

  大家:(齐呼)爹,我伺候你——

  钱晓:啊,钱俭说话了,说话了——

  彭必:你比你爹,还是小钱啊。(突然)唉,唉,唉,(问公证员)你怎么

  也叫爹呢?

  公证员:(愣)我,是啊,我怎么能参与叫爹呢?

  钱俭:(指公证员)他是我处的对象——

  公证员:这爹,不是“公爹”吗?

  (结束)

[适合老人看的搞笑小品]搞笑小品《赡养老人》

https://m.tjxdjx.cn/juben/198778/

精彩图片

热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