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人喜剧小品剧本搞笑]喜剧经典话剧小品剧本

发布时间:2021-08-08 点击:

  小品剧本是一种文学形式,是舞台艺术创作的文本基础,编导与演员根据剧本进行演出。属表演艺术范畴。 下面是喜剧经典话剧小品剧本,请参考!

  喜剧经典话剧小品剧本

  人物:

  甲,四十岁,瘦弱;

  乙:甲妻子,三十五岁,强壮;

  场景:甲客厅

  甲:(扮相若野人)一九四九年,妇女笑开颜,推翻三座大山,悍妇刁婆江湖再现。

  藏起悍妇责骂的屈辱,捂住刁婆拳脚的浪漫,遍访世外高人,踏遍天下名山,不食人间烟火,露宿风餐,终于获取驯服悍妇刁婆的“葵花宝典”。(从腋下抽出古装大书《驯悍妇》)

  (看表)不到时间,老婆上班,先回家看看,等她回来,哈哈,当场驯服,还我本来面目—家庭大丈夫。

  (开门进屋)离家数天,家里尽然,干净、整洁、一尘不染,看来没有我的日子里,她更会保重自己。

  (翻开《驯悍妇》)

  “葵花宝典”驯悍妇第一式—“雷神霹雳”:

  “悍妇之悍全凭一双铁拳,刁婆之刁只因气若游龙势如妖。驯服之道因以势入局,如波涛汹涌,群山威严;如生命坠地,猛兽呐喊,以雄浑气势占领家庭权利制高点;或道人、或飘仙,或悍匪强贼,或猛将贤帅,如皇室金殿论贵冑,如卧龙深山猛抬头。镇白娘子于雷锋塔,斩窦蛾于六月天,收烈女入贞洁牌坊,治悍妇于三寸金莲。斩刁婆之刁,杀悍妇之悍。用五千年文明煅铸的精神枷锁,用三千位弟子打造的道德铁链将悍妇刁婆推上家庭权利的断头台,支配她们,使唤她们,用她们为奴,使她们为俾。”

  哇!老婆,你到尽头了,家庭地位摇摇欲坠了,你凶悍、霸道、为所欲为,一切的一切呀,都将是西边的太阳—快落山了,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几下了。看我“雷神雷霆”一劈悍妇,二镇刁婆!

  (看表)时间快到,赶快扮成老道。

  乙:(开门进屋)该死的,跑哪儿去了,这么多天,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到好,外边逍遥,我,有气无处出,有劲使不上,英雄无用武之地,拳脚疼失训练场,惨啦!这些天来,我,气罐自己扛,痰盂自己倒,晚上搂着枕头装睡觉。该死的,你还是回来吧,我委屈自己,不打你,不骂你,天天给你包水饺;

  甲:“葵花宝典”刚出鞘,悍妇伸出脖子等上套;

  乙:(心惊)什么人,出来!怪了,难道有鬼了?

  甲:不是鬼,而是仙;(声音深沉)

  乙:你是谁?赶快出来!

  (甲将椅子转过来,面对乙,双目微闭,手执马尾掸子,如仙如道)

  乙:啊!您是?

  甲:我是“雷神霹雳!”;

  乙:哦!雷神大仙啊!

  甲:我,一管家庭和睦,二管男女平等;

  乙:雷神大仙,不知何事惊动大驾?

  甲:何事惊动大驾?你委屈了一位伟大男性,他,家外苦苦挣钱,家里灶台锅边,爱你如农民爱大粪,敬你似腹泻恋茅坑,可你,轻则河东狮吼,重则闪电雷鸣;

  乙:大仙,我没有啊,骂他是恨他不成器,打他是恨他不成钢,大仙,这都是爱呀!骂他小男人,我心在哭泣,打他不丈夫,我心在流血!

  甲:住口!这位伟大男性,他,不求作为,但为牺牲;他,不思进取,甘做内人;他,小巧玲珑,爱情化身,他,没有生活品位,只有情感乌云;他,只想一生清静,你却拳脚相亲。这样一位甘为铺路石,兼做镙丝钉的伟大男性,却被你扫地出门,他,忍着肉体的疼痛,带着心灵哭声,颠沛于庸俗市井,滚滚红尘。精美爱情,美满婚姻,因你的凶悍刁蛮而闪烁红灯,千年的妇女美德,你丧失殆尽!该当何罪?细说分明;

  乙:大仙,我没有啊!他脸上伤痕是我亲他时留下的牙印,身上的伤痕是我搂他时用大了劲。大仙,我是爱他的呀,他永远是我心底的诗歌—“穿裤子的云”,而我永远是他生命的航标灯。大仙,您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您叫他回来吧,我一定轻轻地搂来温柔地亲;

  甲:他是丈夫,虽无能奈,但为一家之主;他是男人,纵然小气,也是家庭之魂。你应上行孔孟大礼,下尊淑女古训。在家从父,出门从夫,精心扶持这位窝囊而伟大的丈夫。如不听使唤,我雷神霹雳将乘风而至,踏浪而来,让你外伤于肌肤,内疼于胫骨,让你情感如村妇钠鞋,千针刺进,生活似官场酣斗,万箭穿心;

  乙:大仙,我听您的,我怕情感伤残,我怕生活遗憾。大仙,您叫他回来吧!我一定好好对他,含他嘴里当牙签,捧他手里当把玩,搂他怀里如宠物缠绵;

  甲:嗯,这就对了;

  乙:不对,声音怎么这么熟!(绕甲一圈,仔细一看,恍然大悟)(对观众)原来是你这个混 蛋,我还以为你消失了,你好大胆,竟敢跑到家里来装神弄鬼,好啊,看我怎么收拾你;

  乙:大仙啦,我丈夫是不是说我是悍妇呀?

  甲:悍妇不可怕,我有阴阳卦,随意占一卜,悍妇刁婆准听话;

  乙:哇!仙人放屁,不同凡响!

  甲:我主万寿无疆!

  乙:大仙啦,我一怕,二错,三领罪;

  甲:还算虔诚,知道一二三;

  乙:我,一怕阴阳卦;二错不该将丈夫打成腊梅花;三领罪我应上请下达,恭请丈夫回家,随他惩罚;

  甲:知错能改,浪子回头金不换;

  乙:装神弄鬼,母猪也能变貂禅;

  甲:知道以后该怎么对待丈夫了:

  乙:知道了,大仙。我这就表演给您看:官人,您吉祥;夫君,您发话;老公啊,我垫起脚,给您一记亲亲!(抱着甲使劲亲,并在其脸上使劲咬了一口)

  甲:哇!疼死我了,疼死我了,悍妇,悍妇啊!

  乙:哈哈,原来是凡胎!

  甲:什么凡胎!这叫有人性;

  乙:有人性?我看你没人性!(扯掉甲的胡子,扔掉甲手里的马尾掸子,掀翻凳子,甲摔到地上)你这个!装神弄鬼,我打死你,打死你!

  甲:老婆,是我呀,是你老公呀!

  乙:我打的就是你,什么老公!!给我滚,滚!

  (一阵追打,将甲打出家门)

  甲:什么“雷神霹雳”?什么“葵花宝典”?悍妇没驯服却换来受伤的身体肿痛的脸,理论输给了实践,可怜啊!(拿出《驯悍妇》)难道这千年文化沉淀的密籍宝典,就对付不了悍妇刁婆一顿老拳?

  (翻开《驯悍妇》)

  “葵花宝典”驯悍妇第二式—“飘香一剑”:

  “驯服悍妇,不能正面突破,就应侧后迂回,侧攻其腋窝,后攻其宝腚,捞其痒痒,抓其脚心,首攻其心,再动其情,巧用美人计,绵里藏针,灌她几罐迷魂汤,演它一出爱情戏。

  悍妇虽悍,也是女人,刁婆再刁,也要思春”。

  哇!一招点哑穴,一式定乾坤,看我这伟大雄性(左右打量自己),是不是有点雌化?哼!强壮不够扮深沉,野性不足装酷哥,买几沓假钞世间随潇洒,弄几个假头衔江湖任我行。

  (看看表,又看看天)

  黄昏来到,爱情 杀手剑出鞘。看残阳如血,待黄昏入戏,悍妇刁婆红颜杀手—横空出世。

  (甲下,不会,便一身白色西服,手持一束红玫瑰)

  甲:老婆啊老婆,你想不到吧,你眼中的小毛驴,马上就要变成你心上的白马哥,困你入爱情网,绑你于柔情中,驯服悍妇的竞技场上,一匹黑马,如林中响箭,倏然射出!(按门铃)

  乙:来了,(开门)您是?

  甲:哇!小姐,您好漂亮,红妆妖桃春意降;

  乙:您?

  甲:哇!小姐,您好美丽,素面梨花枝带雨;

  乙:哦,太美妙了!先生,请问您是?

  甲:与美丽对话,我心境如花;和春天交谈,请接名片(递上名片);

  乙:哇!总经理呀!

  甲:不,黔龙出山;

  乙:黔龙出山?

  甲:情爱人间!小姐,您是金凤采蜜;

  乙:怎么讲?

  甲:不香也甜;

  乙:总经理真会说笑;

  甲:小姐,我可否越雷池半步?(抬脚准备进屋)

  乙:请进,请进;

  甲:哇!小屋好情调,红色如篝火,恋爱幽魂闪闪烁烁;蓝色如天幕,爱情芳心潮起潮落;

  乙:经理有文化,说话叫呱呱,音色柔美言有味,胜过宴席吃龙虾;

  甲:(用白手套摸摸凳子)哇!一尘不染,小姐,这凳子就象您呀,超凡脱俗!我就坐您了;

  乙:嗯?

  甲:不,不,我不坐您,我坐凳子;

  乙:刘总经理(娇气),您请喝茶;

  甲:哇!小姐,您真会攻关,看!你这礼节:不温不火,不甜不腻。我这多少淑女都没有攻克的爱情堡垒,经小姐这娇媚一笑,温柔一呼,就已经摇摇欲坠了。小姐!您,您真是我…《春天的故事》、…《冬天里的一把火》,您,您真是我苦苦寻觅的梦中情…

  乙:梦中情人;

  甲:对,梦中情人!

  乙:不对!不对!(害羞)

  甲:小姐,这玫瑰是专门为您买的,送给您;

  乙:谢谢!(伸手又缩回,极尽扭捏)可是,我,我已经有丈夫了;

  甲:您那个窝囊丈夫啊,换!有主换主,没主钓主;

  乙:刘总经理,这太,太突然了,我,我没有思想准备;

  甲:(将花塞到乙怀里)不突然,不突然,无准备之仗那是突袭奇兵,闪电恋爱!

  乙:刘总经理(娇气),我…?

  甲:好,好;妙,妙;(上下左右打量乙)

  乙:别这样看我嘛,人家不好意思;

  甲:抱着玫瑰花就象孩儿的妈,花儿怕说话,害怕母夜叉;

  乙:哦!(缓过神来)什么母夜叉?

  甲:没没,我是说啊,您抱着玫瑰花就象日本美女塞哟娜娜;(行日本妇女礼节)

  乙:总经理,您好有品位,不愧是男人中的麦当劳;

  甲:小姐您更有味道,完全是女人中的汉堡包;

  乙:您风流倜傥,景阳岗上打虎武二郎;

  甲:不打母老虎?

  乙:您智慧化身,大头鼻子爱迪生,您能说能侃,一窝杂毛爱因斯坦;

  甲:您能武能文,武可比花木兰、穆桂英;文不让鲁迅笔下圆规杨二嫂,当街打浑;您大勇大智,大勇如武媚娘君临天下,大智若慈嬉幕后垂帘;

  乙:哇!这么伟大,我怎么没感觉?

  甲:旁观者清嘛,小姐,加盟我的明星摇篮公司吧,一颗耀眼的明星就要升起;

  乙:(羞涩)刘总经理,您决定吧,我听您的;

  甲:这是您的订金;(甩出一大沓假钞)

  乙:这么多啊!(双手捧入胸前)我终于逮住您了!这回,我看您还跑不跑,(觉得不对,将钱放下)不,这么多钱,我不能要;

  甲:小姐,这只是您的订金,不算酬劳,多的还在后面呢,您就拿着吧;您可是旷世奇才呀!这点钱算什么;

  乙:(看看甲又看看钱)那,我就拿着了,刘总经理,您能告诉我,您的公司都做些什么吗?

  甲:我的公司呀,那可是全国最具实力的明星摇篮公司,推出的均是顶尖级的大腕明星。小姐您就要来电了。

  乙:来电了?

  甲:小姐,我已经给您接通明星大腕电源了,接下来,就等着您光芒四射了;

  已:哇!我也能当明星 ?还能做大腕?

  甲:当然!就连嘻嘻哈哈的欢欢、憨憨厚厚盼盼,由于加盟了本公司,经我们隆重推出,如今已是世界级的明星了;

  乙:世界级的明星?!我怎么感觉有点象马戏团;

  甲:比起欢欢、盼盼来,小姐,您的智商和潜质好多了,美丽的小姐呀!我对您信心十足;

  乙:刘总,讲了这么多,我还是不明白,您的公司究竟干些什么?

  甲:驯老虎,坦率的说是驯母老虎;

  乙:我去当驯养员?

  甲:不,我怎么舍得让您干那苦活,我可是怜香惜玉啊,您呢,只需要背着手,每天和母老虎“嘿!”“哈啰!”;

  乙:“嘿!”“哈啰!”?

  甲:就是打打照面,相互学习,相互切磋;

  乙:绕了半天,您说我是母老虎啊!

  甲:别误会,我没有那个意思,其实老虎是人类的朋友,非常可爱,我就喜欢老虎,尤其是母老虎,这些年来,我和她吃同桌,睡同床,您看我是不是很快乐很开心啦;

  乙:(酸气十足)刘总,您好机敏,不愧是驯母老虎的,只要您高兴,叫我干什么都行;

  甲:小姐,您真好,我太感激您了,这样吧,我们是不是现场演习演习驯虎过程,委屈您假扮一会母老虎;

  乙:这…好!人生难得一知己,我听您的;

  甲;过来,过去,蹲下,起来,闭上眼睛;(对观众)老婆,你也有今天,哈哈!管不了那么多了,亲热亲热再说;(在乙脸上深深地亲了一口)

  乙:嗯!您!?(指着甲)

  甲:哈哈,爽啊,再来一下;(准备拥抱乙)

  乙:(勃然大怒,扇甲一耳光,将其推倒在地)流氓!你出去!滚出去!你的臭钱(将钱砸到甲身上),你的肮脏(将玫瑰花砸到甲身上),滚!(哭)

  甲:老婆,是我呀!

  乙:你?又是你呀,你这个!你这个!滚,滚啊!

  (又一阵拳打脚踢,将甲打出房门,甲连声呼喊,狼狈不堪)

  甲:哎!仙人占领不了家庭权利制高点,爱情也射不出丘比特的毒箭,驯服悍妇的道路,漫长艰险,只可惜这世间绝版的“葵花宝典”(拿出《驯悍妇》抚摸),却帮不了我驯服悍妇,找回尊严。难道这千年绝学,罕世宝典,降伏不了民间悍妇,一介刁婆?

  (翻开《驯悍妇》,认真拜读)

  甲:“葵花宝典”驯悍妇第三式—“无影无踪”:

  “本式为“葵花宝典”最高境界,如雁过长空影无痕,如风动莲塘香不定。悍妇之强,强在气势,刁婆之弱,弱在心肠。驯服悍妇要以柔克刚,远处着眼,小处入手,如滴水穿石,千年持久,如蝼蚁毁堤,一朝崩溃。要想为君必先称臣,如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如霸上沛公,巧脱鸿门宴,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用柔情的触角吸附刁婆的强悍;用美丽的花环软化悍妇的铁拳;用无数的屈辱和伤疼将悍妇刁婆捧上是非的峰巅。雷电霹雳,暴雨倾盆,吸天地灵气,纳万物精髓,巧妙利用天时地利,掐准时机,突然反戈一击,刁婆、悍妇必如高山风化,建筑物无基而轰然坍塌,成就一代伟男,结束女性政治。

  哇!纹枰轮道,佛门参禅,谈笑间,樯弩灰飞收悍妇,落子处,棋道乾坤锁刁婆。(甲下)

  (甲衣衫烂缕,满脸伤痕,腿瘸。持破碗,拄拐杖)

  甲:珍珠翡翠白玉汤,乞丐皇帝朱元璋;无影无踪驯悍妇,忍将尊身入丐帮;(按门铃)

  乙:来了;

  甲:大姐,我…(泣)

  乙:别哭,别哭,进来,进来;

  甲;大姐呀!我已经两天没喝水,三天没吃饭了,您就可怜可怜我吧!

  乙:你等等,我给你拿吃的;

  (端出饭菜,给甲到上水)

  乙:来,过来吃饭;

  甲:大姐,谢谢您呀;

  乙:慢慢吃,不要噎着了。别动!

  甲:!

  乙:你脸上有伤,我拿药水给你擦擦;

  甲;大姐,不碍事;

  乙:不碍事?这可是脸啦,怎么搞的?

  甲:被人打的;

  乙:被人打的!哪个浑小子?欺侮一个可怜的乞丐,还是人吗?讲凶吗?去扫黑呀!比厉害吗?冲我来呀!(边说边给甲擦药水)

  甲:不敢,不敢!

  乙:什么?

  甲:没什么,没什么;

  乙:吃不饱,穿不暖,还要挨打,公理何在?(拍桌子)

  甲:!,大姐,您真好!(搂住乙的双腿,哭)

  乙:别哭,别哭,谁没有困难的时候;

  甲;大姐,(哭得更厉害)我好命苦啊!三岁死了爹,五岁死了娘,垃圾桶里寻饭菜,建筑工地找睡床,有钱孩子欺负我,把我当作拳脚训练场;

  乙:哎!造孽啊!都说世间黄莲苦,你才是人间苦中苦;

  甲:好不容易长大了,长成英俊小伙了,找了老婆,成了家;

  乙:这就好了;

  甲:可老婆偏偏是只凶悍刁蛮的母老虎,尽管我外挣工钱,内持家务,可她还是嫌我一不潇洒,二不酷,三无官衔,四少气度;

  乙:有这样的女人?

  甲:她,泼妇骂街每晚一乐,拳脚伴奏每周一歌,我心灵之疼啊!天天有,身体之伤啊!处处多;

  乙:这哪是妻子,简直是刁婆悍妇!

  甲:就在前几天,她背着我和一家明星公司的经理好上了,我找她评理,她却唆使经理叫人打断了我的腿,您看看(抬起腿给乙看),斗不过她,我没有办法,只得沦为乞丐了;(哭)

  乙:(拍桌子)岂有此理,什么狗屁经理,混帐老婆,简直是一对狗男女,兄弟,告诉大姐,他们现在在哪里,我替你报仇;(准备投入战斗)

  甲:(拉住乙)大姐啊,我不能连累您呀!

  乙:大路不平人人铲,见义勇为得民心,治服那对狗男女,世间再无伤心人;

  甲:大姐啊!(搂主乙痛哭)

  乙:兄弟,别这样,别这样!再这样大姐可要生气了;

  甲:老婆呀,老婆!

  乙:啊!又是你,你,你,你…!(将甲甩到地上,义愤填膺)

  甲:老婆呀,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呀!你骂我,打我吧!(真诚地搂住乙双腿)

  乙:老公!(蹲下,随即两人紧紧拥抱)

  甲:老婆,我想你,想家呀!这些天来,我颠沛流离,肚中粮食尽,居所四面风,屈辱伤疼尽藏泪眼中;

  乙:老公,你辛苦了!

  甲:为了在你面前喘口粗气,我遍访世外高人,踏遍天下名山,通读古今典籍,苦苦寻找驯服悍妇的秘密武器,可就是这秘密武器,(拿出《驯悍妇》)差点使我失去家庭,失去老婆你!老婆,我想家,我想你呀!

  乙:老公,我也想你呀!(哭)这些天来,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上班不安心,吃饭没胃口,晚上孤单睡觉没人搂,相思泪水将鸳鸯枕头个个湿透;

  甲:老婆呀,经过这次,我终于明白,我只是小男人,不是大丈夫,以后,你要打就打,要骂就骂吧!我再也不离家,再也不出走了!

  乙:老公,我错了,你不是小男人,你是真正的大丈夫,你打我,你骂我吧!老公,答应我,不要离开我,老公,我爱你呀!(拥抱)

  甲:“葵花宝典”,“葵花宝典”!是你害了我呀!我…(拿出《驯悍妇》欲撕)

  乙:不,老公,不要撕,留下它吧,让它见证我们的今天,警示我们的明天,让它陪着我们和和睦睦,恩恩爱爱走完一生;

  甲;老婆!

  乙:老公!

  (两人紧紧地长久拥抱)

[8人喜剧小品剧本搞笑]喜剧经典话剧小品剧本

https://m.tjxdjx.cn/juben/185017/

精彩图片

热门精选